400-889-8188 在线客服
1对1钻石客户经理

微信1对1客服经理

扫一扫添加客户经理微信

微信号:VIP-Service-Hua

在线客服
钻石专线:400-830-3920
圣诞起源
圣诞传说
圣诞礼物
圣诞情结
圣诞祝词
圣诞贺卡
圣诞音乐
   

突然间,风送来了响亮而庄严的钟声的召唤……

  “老婆子!”老头儿的精神为之一振,“敲钟啦……做晨祷啦……咱们赶快走吧……”

  但她已经到那人们永远再不能回来的地方去了……

  “听见吗?敲钟啦,我说……站起来呀!……哎!我们已经晚啦!”

  他试着想站起来, 但是不能。这时他才了解到,他已经完了,于是他就在心里祈祷起来……

  “主啊,接受你的奴隶们的灵魂吧……我们两个都是有罪的人……宽恕他们吧,主啊, 饶恕他们吧……”

这时他感觉到,穿过田野,在白色的,闪着明亮的光辉的雪云中,有一座灯火辉煌的神 殿——奇异的神殿,正向他飞过来!它完全是由明亮地燃烧着的人心所建成的,这本身就像 个心的形状,在它当中的高台上,站着的就是基督本人……

看见了这个,老头儿就站起来,双膝跪在神殿门口的台阶上,他两眼复明了,看着救世 主与受难者,而主就从高台上用动听的和清晰的声音说道: “由于慈悲而燃烧着的心,——这就是我的神殿的基础。走进我的神殿吧,你,在一生 中那样渴望仁慈的人,你,不幸的和被侮辱的人,你走进来,高兴起来吧!……” “主啊!”这个两眼复明的老头儿,由于高兴号泣起来, “主啊,祝你永生不朽!” 而基督用明亮的微笑,向着老头儿和他的生活中的老伴微笑了起来。她也由于救世主的 微笑而复活了…… 这样两个乞丐就冻死在田野里了。

当在记忆里回复起这个故事时,我躺着和想着,它够朴素和感动人吗?它会在那些阅读 这篇故事的人们的心里,唤起怜悯之心吗?我觉得——会的!这篇故事,整个地说,应该产 生我所预期的那种印象。 我这样想,感到很满意,就开始打起盹来,朦胧欲睡中我想起过节的事,还想起那些由 于过节而带来的物质上的操心。什么开销呀,什么打扰呀……

于是我想,人们把伟大事件的 日子变成了自己愚蠢的胜利的日子。人们从没有比过节时更为生活琐事所烦劳的了。 时钟不停地响着,用毫不留情的精确性,记下了我生活里消逝得无影无踪的每分每秒。 梦中我听见白雪的沙沙声,它愈来愈强烈了。路灯已经熄灭。暴风雪带来了很多新的声音— —护窗板在轧轧地响,树枝烦人地敲打着屋顶上的铁皮,还传来了某些叹息声,号叫声,呻 吟声,絮语声,口哨声,——所有这一切,一会儿汇合成为一种忧郁的和声,使人心里充满 忧愁;一会儿又显得温柔而幽静,像在催我入梦似的。就好像什么人在讲着一个充满使心灵 感到温暖的无数幻想的神经质的故事。

但突然间——这是怎么回事? 窗子上模糊的斑点,突然燃起了一阵天蓝色的磷光,它扩大起来,一直扩散到我的房间 的墙壁上。在这片以令我惊讶的速度充满了整个房间的天蓝色的光亮里,好像从什么地方吹 来一层浓密的、泛白色的烟云,在它当中仿佛闪着许多火星,使人想起那里人的眼睛。这烟 云在无以名状的慌乱之中旋转着,像是被旋风吹转着。它旋转着,消融了——变得更加透 明,分裂成许多碎片,用寒气和恐怖向我吹来,在我看来它是毫无边缘的,用一种什么东西 在威吓着我。从它里面发出了喧哗声,也像是一种什么东西在威吓着我。或者说很像是一种 不满的和凶狠的怨声。于是它又分裂成一块块的碎片,占满了整个房间。它们在充满着天蓝 色的闪光里是透明的,它们慢慢地旋转着,逐渐变成了我的眼睛所熟悉的和习惯的形状。

瞧,在那儿,在房角里聚集着许多孩子,毋宁说是孩子们的影子,而在他们后面,是一个长 着白胡须的老头儿,还有一些妇女……“这些影子是从哪儿来的,他们是些什么人?”这时 在我的充满了恐惧和惊讶的头脑里闪过了这个问题。 我的思想活动,瞒不过这些在风暴之夜出现的来客。

  “我们从哪儿来的,我们是谁?”这时传出了一个庄严的声音,是悲伤的、凄凉的,就 像白雪的沙沙声……

  “你记得起来吗?你不认识我们吗?”

我一声不响地摇着头,不承认我同这些影子相识。而他们从容不迫地在空中摇晃起来, 好像是在和着暴风雪的歌声表演某种欢庆的舞蹈。这些半透明的、勉强辨别出轮廓的影子, 这些怪物,无声无息地聚集在我的前面。我猛然看清在他们当中有一个瞎眼的老头儿,抓住 老太婆的腰带。这个老太婆弯着腰,用责备的眼光盯着我。他们两个人穿着落满闪光耀眼的 白雪的破衣烂衫,我感到有一阵寒气向我侵袭。我知道了,他们是谁,但是他们为什么来 呢?

“你现在晓得了吧?”有个声音问我。我不知道,这是暴风雪的声音,还是我的良心的 声音,但在它里面有某种威严的、使我慑服的东西。

“这样,你知道了这是谁,”这个声音继续说道,“至于所有其他的人——也是你写的 许多圣诞节故事中的人物——是你为了使公众消遣而被写进故事的那些冻死了的儿童、妇女 和男人。你现在瞧吧,他们从你的眼前走过,你会看见你的幻想产生出来的这些成果。他们 的人数是那么众多,他们又都非常可怜。”

  这时,影子在空中晃动起来,活动在他们所有人的前面的,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像 是用白雪和月亮的光辉做成的两朵大花儿。

“瞧,”这个声音解释道,“这个男孩和女孩,是你让他俩在点燃着圣诞树的一家有钱 的人家的窗户下面冻死的一对。你记得吗——他们看着那棵圣诞树,梦想着就冻死了……” 我的这两个小人物毫无声息地从我的面前飞过,消融在天蓝色的闪光里。在他们的位置上, 又出现了一个带着愁容的疲惫不堪的妇女。

“这就是那个母亲,她赶到村子里自己的孩子们那儿去过圣诞节,带给他们一些不值钱 的礼品。” 我怀着恐惧而又羞愧的心情看着这个影子。 “此外还有。”这个声音平静地数着我的作品中所有的人物。这些人物的影子,就在我 的眼前飘浮过去,他们的白色的衣衫飘动着,而我因为吹到我身上来的寒气发起抖来。这是 些默默无声的、忧伤的影子……他们缓慢的动作和他们模糊的视线中那种无法描绘的忧愁压 得我透不过气来,我感到在他们前面有些羞愧,我也就更加害怕他们。他们要怎样对待我 呢?他们的出现有什么意思呢?他们的出现是想提醒我什么,或者是想教训我什么呢?

“这就是你刚才写完的最近一篇故事中的人物。” 穿着落满白雪的破衣烂衫的瞎眼老头儿,慢慢地在空中从我面前飘浮过去,他用昏暗的 张得很大的眼睛看着我的面孔。他的胡须完全盖满了晶莹的白雪,在他的嘴凹下的地方挂着 几根冰箸。老太婆周身白霜,用婴孩幸福的微笑在微笑着,但是这个微笑是不动的,还有在 老太婆满是皱纹的双颊上的白霜也是不动的。影子在空中飞翔着,暴风雪老是唱着它的悲 歌,在我的心灵里唤醒了某种不安的感情。

从前,我一声不响地看着这一切,就像是透过梦 的烟雾似的,可是现在呢,某种东西在我的心里觉醒了,于是我想讲话。影子又重新聚集成 一大团,形成了一团毫无定形的模糊的云。从这团云里,有许多我笔下的人物的各式各样的 眼睛,带着悲伤和忧愁看着我,由于这些不动的和死人的目光,我感到更加不舒服和羞愧。

暴风雪停止了歌唱,所有的声音都随着云消失了。我再也听不见时钟的单调的滴答声、 白雪的沙沙声;也听不见同我讲话的那个声音。到处是一片全然的寂静,我的幻想的成果也 都变成死的。——他们既没有声音,也没有动作,不动地停在空中,就好像在等待什么似 的。而我也怀着一颗惶恐不安的心热切地等待着,在死人的眼睛的寒冷的视线之下感到苦恼 不堪。 这样持续了很久的时间,但我始终无法把我的眼睛从这些影子移开去。


    第 [1] [2] [3] 页 下一页